首頁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從常規思考到“核心思考”
發布日期:2019/11/6 9:26:49 來源: 萬拓顧問 點擊量:
?????

1、從二八法則到721工作法

大家應該都聽說過“二八法則”:工作中20%的工作決定了你大部分的業績,但“二八法則”有個難點沒講——如何識別最重要的“20%”?

怎么辦?重要的“20%”和剩下的“80%”之間,必然是有關系的,理解了它們之間的關系,你才能做到“二八法則”。

于是,我根據“二八法則”總結出一個“721工作法”,去理順它們之間的關系。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先從一個完整的項目、方案或產品規劃開始。

之所以叫“721工作法”,是因為:

一個方案或報告:用“70%的常規內容”去推導“20%的核心觀點”;

一個產品或項目:用“70%的常規功能”去突出“20%的核心功能”;

那還有一個“10%”是怎么回事?為了不打亂講述邏輯,我放到后半篇再說。

放在一個項目上,大家就好理解了,“70%”和“20%”的關系,打個比方,就像宴請,滿滿一桌菜,20%是指主菜和酒水,70%是其他菜。 

主菜體現了這桌菜的風格、規格,是一桌菜的靈魂,也是價值最大的一部分;酒水的作用是提升檔次,因為酒水比菜品的價格更透明。

大廚要設計一桌菜,主人要請客點菜,都是一樣,一定是先定主菜,再根據主菜的風格定其他的菜品,作用是為了烘托主菜,豐富整個餐桌。

可這個里有個問題,工作不像點菜,至關重要的“20%”,常常要等“70%”出來之后,才能想到。怎么解決這個矛盾呢?

2、先7后2,還是先2后7

常規的工作方法往往是“先開花后結果”:先有過程,再有結果;先擺證據,再出觀點;先有了一般功能,再設計核心功能。

這就是從“70%”到“20%”,先有“70%的常規內容”,再想“20%的核心觀點”;先設計產品“70%的常規功能”,再去定義“20%的核心功能”。

所以很多人做方案或報告,總是從開頭開始,現狀“1、2、3、4……”,分析“1、2、3、4……”,手段“1、2、3、4……”,一步步推下來,一直到結束?這可不一定,通常是做到一半,卡殼了。然后苦思冥想、猶豫拖延、懷疑人性……到最后,算了,硬寫一個結論(或隨便找一兩個產品亮點)吧。

從已知條件到未知結論,一步步推下來,這種方法叫“推理”,以前看福爾摩斯、看阿加莎,對推理能力無比渴望,以為只要掌握了這項神奇的技能,掐指一算,就能知道世界上發生過的所有事情。

可事實上,從“70%”到“20%”只是一種呈現邏輯,便于受眾理解,最有價值的核心,并不能單純憑借推理“推”出來。

阿加莎寫推理小說,一定是把關鍵情節——誰是兇手,怎么下手的,怎么掩飾——都想好了,再去豐富前面的情節。

科學家發現一個理論,并不會從現有的理論,推啊推,就發現了新理論,一定是先有了一個假設,再去看現有的理論是否能推導出來。

所以在“721”方法論中,不論產品還是方案,必須先想“20%”,再根據這“20%”,安排剩下的“70%”——思考邏輯跟呈現邏輯是相反的。

我也見過有人寫文章,從頭到尾一氣呵成,但最核心的東西,剛剛寫的時候并沒有,往往是在寫作過程中,才慢慢在心里呈現,只是寫作者經驗豐富,不透痕跡而已。

當然,大部分人就算理解了這一點,也會遇到下一個問題——如果沒有“70%”,“20%”從何而來?

答案就是兩個字:假設。

3、如何得到20%

得到這“20%”,可能是整個工作過程中,最依賴經驗、直覺、平時積累的環節,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保證你得到一個漂亮的“20%”。

畢竟,人才和天才就差一個“二”。

最好的可能是你直接就有一個“20%”——你平時對這個問題有所思考,想到了一個東西,而現在剛好是一個把它呈現出來的機會。

所以,真正的牛人并不是腦子特別好使,而是平時不斷思考、注重積累的人。

大部分情況下,你只能不停地在“70%”和“20%”之間來回思考,不停的假設、求證、再假設、再求證……

所以,你還是要從“70%”開始做,只不過,你做“70%”,是為了得到那“20%”,在得到之前,“70%”到底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得到什么結論?

這就好像石油開采之前先要勘探,石油開采和勘探都需要挖個井,但鉆井的目的不同,開采鉆井是為了把石油弄出來,勘探鉆井中為了判斷有多少油,對于鉆井的要求不同。

不同行業,得到“20%”的方法并不相同:

像廣告、研發等一類對創意要求很高的行業,會不停地開頭腦風暴會,或者去翻看各種資料,以期忽然獲得一個靈感;

有一些行業是列舉選擇題,你需要把過去所有的“20%”拿出來,一個一個的去驗證哪個更合適;

有些行業是做排列組合,你需要在不同步驟選擇各種答案并組合成不同的方案,比較它們的優劣性;

還有一些行業是改錯題,根據一些條件列出可能的選擇,再不斷改變其中的關鍵條件,看看會有什么奇妙的化學反應……

可如果這個“20%”一直不出來,怎么辦?

如果你是一個作家,沒有這“20%”,你就不會開始真正的寫作。但你不是作家,你只是在完成一項客戶或領導交辦的必須完成的工作,所以,如果到了最后期限,你還是沒有得到滿意的“20%”,也不必糾結,選擇一個目前為止最靠譜的想法吧。

別以為你之前的工作白費力氣了,你仍然會得到一個不錯的方案或產品,因為你思考“20%”的過程,已經讓你的方案和產品更成熟了。

而且,你仍然有機會。

在我們用“70%”去呈現一個次優的“20%”時,因為你有了更多細節,有時會忽然發現你真正想要的東西,其核心邏輯可能跟最初的設想相差很大。

解決了從“70%”到“20%”這關鍵一步之后,我們就要來看看這個“10%”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4、10%的不可知風險

恐怖片中,鬼怪不可怕、僵尸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未知的東西,“10%”就是這一類未知的危險,那些你完全沒有考慮到,就算考慮到也不知道它們在哪兒的東西,也是影響你的工作成果的最不確定的因素。

比如:

請客吃飯,客人的口味是不確定的;

設計產品,與某些已有的功能,與整個大系統,是否會發生沖突,是不確定的;

提交方案,上司的很多考慮都是你想不到的,需要配合的同事的想法,你也不知道,故而也是不確定的;

一個方案,如果高度依賴外部環境,而外部環境又不受你控制,同樣是不確定的。

不確定的部分,都是跟人有關的,跟流程有關的,跟外部環境有關,跟系統的復雜性冗余性有關。

有些“不確定性”可以通過加倍的努力去確定,但大部分“不確定性”無論如何也無法避免,就算可以,排除的成本也非常之高,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它在哪兒。

好在普通底層員工能在工作中遇到的“不確定性”因素并不多,其應對,只要遵循幾個基本原則就行了:

第一,不要在“不確定性”上花太多的精力。

能解決“不確定性”,當然有大價值的,所以它常常被當成“20%”去解決,但“不確定性”常常是不可解決的。尤其是當你試圖把希望寄托在一些不確定的東西上,這很可能導致致命的錯誤,包括但不僅于下面的想法:

在沒有確鑿根據的情況下,盲目的投機領導的喜好;

根據自己的喜好,去猜測用戶的偏好;

從自己的利益出發,假設別的同事會配合你;

設計過于復雜別人一下搞不懂的產品……

第二,為“20%”設計一些緩沖空間。

在你的方案或產品中,“20%”可能是完全創新的,而新東西就是“不確定性”的最大來源。

對于人、組織和系統一類復雜的東西,一定要多從壞的角度想:假設上司不喜歡你的方案,你怎么辦?假設同事不配合你,你怎么辦?假設你的產品跟系統不兼容,你怎么辦?……

所以在方案中,你需要留下一些后續再補充解釋的空間,不能把話說死;在產品中,創新的功能一定要有“安全閘”,萬一出了問題,不會影響整個系統。

越是創新的東西,越是要有B計劃、B方案、替代產品。

第三,要有安全邊際的意識。

所謂“安全邊際”指你距離某一件糟糕的事件發生,還有多大的空間。安全邊際越高,你就越安全。

最核心的原則是:一般的工作用利弊分析就行了,但那些“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的核心工作,要有足夠的“安全邊際”。

5、學霸的難題

“721工作法”并不難理解,重要的是“70%、20%、10%”這三部分相互制約的平衡關系,所以,最后再回頭再梳理一下:

1. 一個項目、方案、產品由三部分工作構成:70%的常規工作,20%的核心工作和10%的不確定性風險的應對。

2. “70%”與“20%”的“互生關系”:必須先有貢獻了大部分價值的“20%”,再完成常規的“70%”,但實際工作中,“20%”的核心內容需要由常規的“70%”來激發,因此它們可能是共同產生,相互改變,相互制約的。

3. “20%”和“10%”的“對立關系”:20%的核心工作,由于其創新性、復雜性,常常會產生10%的不確定性風險;

4. “70%”和“10% vs. 20%”的“調和關系”:既要保證不出現“10%”的意外事件,又要讓“20%”的核心內容有價值,需要我們在常規工作中,使用隔離、降低復雜度、降低預期、B方案等方法去提高安全邊際。

5. 721工作方法論,不僅僅適用于某一個具體的項目、方案或產品,同樣適合于規劃你的整個工作職責——你要用“70%的常規工作”去推動“20%的非常規問題”的解決,并避免“10%的不可控事件”的影響。

最后,雖然給了“70%,20%和10%”的數值,但實際比例是不固定的:低級員工的工作,大部分都有章可循,除了人際關系之外,不確定性的東西較少;

但職位越往上,工作中“核心思考”和“不確定性應對”的比重越高,比值最高可能完全反過來,達到“10%,20%,70%”,高管的工作中——人、組織、產品、市場、戰略——大部分都需要在高度“不確定性”的環境下,找到核心價值。

所以,對于高層而言,創新價值與“不確定性”的沖突本身是無解的,答案只在“70%”常規工作中,更多的是靠執行層廣大員工的努力,這也是管理的目標。

而作為普通底層員工,成長就是從純粹到復雜、從確定到不確定、從內部有序體系到外部無序環境、從常規思考到核心思考、從簡單直接到辯證宏觀、從依靠理性邏輯到憑借直覺與信仰……這一系列變化的過程。


萬拓顧問以企業管理革新及精益管理技術研究為核心業務的專業管理顧問公司,我們矢志為國內制造型企業提供、最專業的管理咨詢和系統培訓服務。

企業管理咨詢:

精益生產管理咨詢,精益成本管理咨詢,精益品質管理咨詢,戰略管理咨詢,戰略解碼咨詢,全流程再造咨詢,人力資源咨詢,企業大學建設咨詢。

企業管理培訓:

5S/6S、TPM、質量管理、IE工業工程、六西格瑪、員工素養提升、現場管理能力提升、問題分析與解決、創新思維、精益管理思維。

 免責聲明:本文根據網絡信息整理,向原作者致敬!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推送旨在積善利他,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跟我們聯系刪除



新聞中心
精彩推薦
 
QQ在線咨詢
0755-28378559
11选5任选一最好 Powered by ZZZcms